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从出道开始,沈骁就以锦鲤的人设吸引了大量粉丝, 在作品出来之前, 难免引来大量“没实力光靠脸”的质疑,尤其是演技方面, 经常被拿来跟同期的其他人对比, 把他说得一无是处。

    沈骁不在乎这些, 公关也觉得没必要跟一群蹭热度的较真, 平白降了自己的档次。

    两边都从来没有回应过,导致第一部戏开播时,他草包偶像的形象已经成了固有印象,即使这部戏是以电影水准拍摄, 沈骁的演技也十分过关,也有人从各种角度在鸡蛋里挑骨头, 又拉他跟同期的新人对比。

    此时一个视帝的名头下来,直接把黑粉和对家的脸打得啪啪响。

    第一部电视剧就拿视帝, 还是飞天奖这种国家级奖项的影帝,这下谁还敢说沈骁没演技?

    结果还没出来就急哄哄拉着沈骁给自己炒演技派人设的几位顿时尴尬了,又没胆子质疑飞天奖评委的公正性,只能捏着鼻子转发微博,恭喜沈骁获奖。

    正主都大方出来祝福了,粉丝再扯着不放也是自讨没趣,于是渐渐消停下来, 只剩下一些为黑而黑的家伙,也形成不了多大的风浪。

    沈骁花瓶的名声算是彻底摘掉了。

    还有微博大V夸赞了沈骁在这件事情中的应对:“不骄不躁, 你黑任你黑,我拿作品说话。近些年很少见到这么沉得住气,又有天分的演员了,期待他走向大银幕的那一天。”

    这年元旦,洪玉海的新戏开机,沈骁和郎临一起进组。

    《暗恋》,说的是一个家庭举家外出度假,在民宿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沈骁扮演度假家庭的儿子尹田,因为父母生二胎备受忽略,每天也不跟着出去玩,而是留在民宿看书、写字,并因此结识了郎临扮演的民宿老板的孩子,何亚秋。

    两人一开始只是在碰面的时候互相打个招呼,后来渐渐有了交流,谈话间发现双方很多观念都非常相似,就像是世界上另一个自己,颇有些相见恨晚。

    尹田渐渐开始帮何亚秋干活,何亚秋则带着尹田去自己的秘密基地,在秘密基地中,因缘巧合之下,两个人打闹到了一起,紧贴的肌肤温度,将二人之间的友情催化成了另一种情感。

    宁静的夏天,远离一切纷扰,两个大男孩儿互相暗恋着自己的好朋友,悸动、内疚、患得患失、小心试探、惊慌躲避、欲拒还迎……

    这部片子的台词很少,相应的给演员的创作空间和压力都更大,洪玉海原本担心郎临和沈骁会放不开,瞧见他们相识20年的照片之后,又开始担忧他们会不会把这种暧昧的感情表现得太过浓烈。

    深情好演,但喜欢一个人,是很难隐藏得住的。

    为了让他们俩找找状态,第一场戏,从两个人初见开始,这时候他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瞥,视线对上、错开,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出乎意料的是,这场戏他们俩拍得颇为顺利,虽然没有按照洪玉海原本的设想来演——

    被硬拉着出来看父母和弟弟其乐融融,自己却只能沦为一个拍照用的人形支架,尹田进入民宿时,眉宇间写满了心浮气躁,四处打量一圈,却不期然与楼上的男孩对上了视线,不由得一愣,有些尴尬的露出一个友善的笑。

    何亚秋则是有些好奇地看着这群城市里来的客人,手上拿着抹布擦洗栏杆,对上尹田的目光,却没有觉得害羞,而是回应他一个灿烂的笑。

    仿若阳光驱散阴霾,尹田感觉自己心跳加速,没有继续与对方对视,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向别处看去。

    暧昧的气氛从这一刻便开始了。

    这一条下来,双方的感情都很自然,没有刻意表演的痕迹,屏幕外的人就像在看沈骁和郎临的回忆一样,情不自禁跟着他们露出笑容。

    洪玉海眼神一亮,“好!有戏!”

    沈骁和郎临仿佛将自己情窦初开的那段时间,通过演戏重温了一遍。

    这部戏几乎就是在讲他们俩的少年时光,那懵懂的情感涌动,自以为万无一失,实际漏洞百出的试探,看见对方跟别人站在一起时,无法克制的醋意,争吵、和好、窃喜……哪一样不是他们少年时曾经经历过的?

    所有的故事都在这个小地方展开,两位主角的状态很好,原本计划四个月杀青的戏,两个半月就已经接近尾声。

    最后一场戏,何亚秋想要告白,尹田却只是塞给他一张纸条,说:“如果一年后你还记得我,就来找我。”

    青涩的爱恋最终归于一个吻,结局不算明朗,但所有人都知道,但所有人都期待他们俩重逢的那天到来。

    无关风月,全片只有淡淡的暧昧氛围,却观影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心中的悸动。

    次年,《暗恋》上映,正掐准了同性婚姻法正式实施的时间,票房大卖,并同时在国外影院上线,获得了广大好评。

    理所应当,这年夏天,金鸡奖的颁奖典礼,沈骁和郎临一同出席。

    沈骁的另一部电视剧还没正式播出,这是他第二次坐在颁奖典礼的现场,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入选最佳新人和最佳男主角奖。

    郎临也获得了提名,但最后一刻,是沈骁的名字响彻大厅。

    “一年之约,一张纸条,给了我们太多的触动。那个时代对同性并不宽容,暑假的结束,代表甜甜的暗恋终将回归现实,而恋爱能否变成爱情,还需要更多的决心和坚持。最佳男主角奖最终的归属,《暗恋》,沈骁!”

    沈骁上台时,颁奖嘉宾打趣着问向郎临:“‘最年轻的影帝’头衔被男朋友拿走,心里有什么感想?”

    所有镜头转向郎临,他却只是看着台上的沈骁,微微笑道:“他是我的骄傲。”

    沈骁礼貌颔首,回道:“你也是,虽然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

    “噫——”

    台下哄笑起来,发现跟上次获奖相比,沈骁这一次的状态明显放松了很多,等看到郎临脸上自始至终就没落下的笑容,他们仿佛明白了什么。

    典礼结束后,郎临拉着沈骁从庆功宴跑了出来。

    沈骁调笑着说道:“你该不会是觉得输给我,不开心了吧?不然我把奖杯给你?或者去熔成个金驴,刻字就写……最佳小马达!”

    郎临脚步顿了顿,回头想要说什么,却被沈骁抓住机会,纵身一跃就跳上了他的背,欢快的蹦了一下,说:“驾!”

    郎临:“……”

    郎临只能认命地背着沈骁走,说:“那奖杯我也有一个,也熔了给你做个‘最佳臭小孩’?”

    沈骁立即不乐意的折腾起来,“说谁臭呢?前几天晚上还说我是香的,你这渣男!”

    郎临只能认错求饶,“……好好好你不是!别闹,待会儿摔下去了!”

    沈骁这才满意的停下来,伏在郎临的背上,想了想说道:“我听说圈里有对夫夫去领.养.孩.子了,咱们真的不要一个?”

    郎临:“你想要?”

    沈骁摇头,“不要,我家的手艺都传给陆秉均了,但是叔叔阿姨那边……”

    “我跟他们说我不育。”郎临说道,“养小孩太麻烦了,养你一个还不够劳心费神的吗?”

    沈骁听完前半句还有些感动,直到听见后半句,举起拳头敲了郎临一下,“我怎么了?!”

    过气影帝分分钟投降:“没有没有,是我自己不会带。”

    “这还差不多……”沈骁得意地轻哼一声,两个人沉默一会儿,都大笑起来。

    这条路上似乎没有其他人,只有两侧的路灯陪伴他们,走了不知道多久,郎临忽然停下脚步,说:“我们结婚吧。”

    沈骁愣了一下,“……你这算是求婚?”

    他们俩站在一个小广场中间,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没有星光和月亮,只有路灯和雾蒙蒙的天空,一点求婚的气氛都没有。

    饶是沈骁从来不在乎这些,心里也不由得有些空落落的。

    就这样?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仿佛是为了反驳他,一枚焰火在他们面前升空,砰的一声绽放!

    紧接着,好像接到了指令一般,一枚又一枚的焰火从他们周围接连升空,五彩的烟花在空中争相炸开,将夜空照亮!

    “啊啊啊啊!”

    巨大的响声充斥耳边,沈骁整个人已经傻了,无意义的大叫起来,从郎临背上跳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天上。

    紧接着,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抹亮光,沈骁低头一看,地上也有焰火!

    转头看郎临时,郎临朝他一笑,开口唱起来:“Everyday I love you.”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I don't know, but I believe.”

    沈骁转身,邱子昌举着一根点燃的仙女棒,从暗处慢慢走出来,紧接着是屠洋:“That some things are meant to be.”

    陆秉均稚嫩的童声也响起来:“And that you'll make a better me.”

    郎临:“Everyday I love you.I never thought that dreams came true.”

    田泽成:“But you showed me that they do.”

    甘林良:“You know that I learn somethng new.”

    郎临:“Everyday I love you. Cause I believe that destiny, is out of our control……”

    所有人都穿着白色西装,左胸口插一支红月季,围拢到沈骁和郎临身边,郎临拉住沈骁的双手,额头抵在一起,跟着所有人一起,低声哼唱。

    沈骁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心情从一开始的低谷突然飞到最高点,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震撼了。

    他动了动嘴唇,最后说道:“为什么是英文歌?!”

    郎临抱着他慢慢转圈,跳起舞来,说道:“想让你认真听。”

    等他们唱完,烟花也停下来,沈骁还没来得及说话,郎临忽然抓紧他的手,说:“快跑!”

    沈骁:“???”

    四周的朋友们神色一变,从背后抽出礼炮,对着他们拉响!

    沈骁被郎临拉着跑,还是被喷中几次,满头都是玫瑰花瓣,忍不住大叫起来,“啊啊啊哈哈哈哈你们搞什么鬼啊!太土了!!”

    跑着跑着忽然感觉身上一凉,原来是郎临拉着他跑进了喷泉,在他们踏入的一瞬间,《欢乐颂》忽然响彻,水柱也跟着乐声变幻,浇得沈骁和郎临两个全身湿透。

    “砰!”

    又是一道烟花升空!

    沈骁根本想不到居然还有,脑袋里一片空白,“啊啊啊啊!”

    跑到喷泉区的中心,就没有水了,沈骁看着落汤鸡一样的郎临,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却听见几声巨响。

    “砰砰!砰!”

    更多的烟花升起,比最开始那场更加密集和盛大,仿佛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其中。

    沈老爷子和郎老爷子缓缓现身,苏灵跟在他们身后,手往空中一撒,便有无数星星点点的光洒在他们身上,如梦似幻。

    郎爸爸和郎妈妈也来了,手上各自捧着一枚男士戒指。

    郎临从郎妈妈手中拿过戒指,单膝跪下声音被巨大的响声淹没,但沈骁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爱你,宝宝。”

    沈骁快要无法呼吸,脸上还带着笑,眼泪却混着水流淌下来,看着郎临给自己戴上戒指,也拿起另外一枚,单膝跪地,郑重地戴到郎临的手上。

    两人注视对方,神色忽然一变,同时开口:“嫁给我。”

    沈骁:“……”

    郎临:“……”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大概是小时候的故事,婚后生活看情况,感谢一路的陪伴!

    --

    求个新文的预收,做好前期准备就开。

    接档:《和学霸锁死后,我啃砖头都是龙虾味》点击专栏可见

    娇生惯养小少爷受×野性生长小混混攻

    司宁,品学兼优富家大少,一辈子没吃过苦。

    越时,家境贫寒吊车尾,打架是家常便饭。

    两个看起来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人,忽然互换了味觉和痛觉。

    正在吃榴莲的司宁忽然感觉自己的胃被人打了一拳,

    正在打架的越时嘴里忽然一股榴莲味。

    司宁&越时:……呕。

    后来,司宁成了动不动就浑身疼,却检查不出任何伤口的娇气包大少。

    越时成了打架永远不会痛,吃砖头都能吃出龙虾味的校霸大哥。

    直到司宁在街上看见正在打架的越时。

    越时:来啊!来打小爷啊!

    司宁:……卧槽,疼!

章节目录

我靠算命爆红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匪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梦并收藏我靠算命爆红娱乐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