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直到死之前, 江波心中还对自己今天所?做出的选择十分自信。毕竟在他眼中,楚昭昭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炼丹师而已。即便是在宗门大比上?楚昭昭大放异彩,在江波心中, 楚昭昭哪里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呢?

    所?以, 直到临死之前,江波脸上?的神色都是带着一丝微妙的自信和鄙夷的。

    想他纵横魔道?这么?多?年?,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丹师而已, 让他来对付楚昭昭, 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了!

    然后, 他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楚昭昭感?觉自己没?有被?吓到, 被?吓到的好像是自己两个徒弟和道?侣。

    江枫眠和楚枕月的面色都很难看, 这一次是他们大意了。

    辛亏这次他们动手?及时?,否则的话, 那后果?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楚昭昭挨个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徒弟们和道?侣。

    陵栖鹤死死地拉住她的手?,抿了抿唇, 眼神中满是后怕。

    若是自己下手?再迟一步的话,昭昭岂不就是会被?他给伤到?

    “我没?事, ”楚昭昭安抚道?:“他没?有伤到我。”

    “师父, ”楚枕月仗着自己年?纪小, 楚昭昭又一向疼自己,把自己埋在楚昭昭胸前,可怜兮兮道?:“我好担心师父出事啊!”

    楚昭昭语气柔和了许多?,道?:“没?关系,师父这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

    宋洛阳见自己也?插不进去,便在楚昭昭温声安慰自己徒弟的时?候,上?前检查了一下江波的尸体?。

    他这才发现,陵栖鹤他们三人的攻击都是本着致命之处而去的。

    宋洛阳轻轻地往楚昭昭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 顿了顿还是没?有说什么?。

    从这人身上?的气息来看,似乎是个魔修?!

    想到宋清音身上?的一样,宋洛阳心下一沉。

    这件事难道?和宋清音也?有什么?关系吗?

    那头,楚昭昭好不容易哄好了自家的两个崽崽和道?侣,这才牵着自家道?侣,身上?还挂着一个楚枕月,往江波的方向走了两步。

    “这不是……江波?”刚刚江波突然冒出来的时?候楚昭昭并没?有看清他的长相,如今看到了他之后,颇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楚昭昭离开魔界之前就听说江波当时?在魔界依旧是人人喊打的状态,只不过是没?有人找到他的踪迹而已。

    原来是跟着来了沧溟海这里。

    看来江波乃是被?钟离迟给拍出来的,只是从刚刚江波的攻击中来看,似乎不是朝着自己的要害部位而来的。

    楚昭昭觉得,江波不一定是想要杀了自己,而是想将自己劫持作为人质。

    玉盘在她识海中道?:“不管他想做什么?,反正他人到现在已经是凉了。”

    钟离迟在接连遭受这么?多?重创,再加上?江枫眠和楚枕月一直在对他残留的那些势力进行围追堵截,所?以能够被?他给带上?沧溟海的,可能就是钟离迟全部人马了。

    而能被?派过来对楚昭昭下手?,说明?钟离迟对于江波也?是十分看重。

    如今他手?下的一员大将已经折在了这里,玉盘打心里觉得,钟离迟和宋清音应该离不开这个沧溟海了。

    别说是楚昭昭的那两个徒弟,就连玉盘都不想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江波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尸体?也?不是不能废物利用一下。

    见自家大徒弟一直盯着江波的尸体?,楚昭昭有些好奇道?:“枫眠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江枫眠回过神来,道?:“我们说不定可以利用一下他的尸体?。”

    楚昭昭:“嗯?”

    先前钟离迟想用古越来引行云出去好对他动手?,他们为何不能做出同样的事呢?

    江波的尸体?暂时?还没?有凉透,只要江枫眠分出一丝精神力进入江波的身体?里,到时?候还能有一个出其不意的效果?。

    在听自家大徒弟说完了他的想法之后,楚昭昭却想到了玉盘。

    与其让江枫眠分出一分精神力在其中,还不如直接让玉盘上?手?!

    识海中,在江枫眠提出他想要做的事之后,玉盘心中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它怎么?觉得,江枫眠这是冲着自己来的呢?

    果?然,在楚昭昭同自己提起的时?候,玉盘发现自己心中那个不好的预感?就变成?了真的。

    只不过玉盘也?没?有太过排斥而已,江枫眠之所?以这样说,也?是想给玉盘制造一个近距离接触钟离迟的机会而已。

    于是,楚昭昭大大方方的说不用自家大徒弟出手?,她另外有办法。

    江枫眠和楚枕月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宋洛阳在一旁围观了这件事的发展过程,深深地觉得楚昭昭他们都挺厉害的,只不过这次是魔道?的人直接对楚昭昭动手?,下一次呢?

    宋清音为何会突然想着接近白风他们,是不是想借此机会做些什么??

    毕竟当年?楚昭昭真的很喜欢阿音,阿音也?很依赖楚昭昭,若是宋清音想借这一层机会对楚昭昭下手?呢?

    想到这里,宋洛阳赶紧提醒楚昭昭一定要注意宋清音。

    “她不是以前的阿音,我担心她会对楚道?友做些什么?。”提起这件事,宋洛阳的神色还是有几分黯淡,他道?:“楚道?友千万不要相信她口中的任何话。”

    陵栖鹤的神色一凝:“什么?叫‘她不是以前的阿音’?”

    先前楚昭昭和宋洛阳说话的时?候和他离得太远,陵栖鹤并没?有听到他们俩说的是什么?,只是从如今宋洛阳说的话来看,好像他们俩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江枫眠和楚枕月这两个早就知道?真相的人也?学着陵栖鹤的样子,微微疑惑地看向自家师父。

    都已经到了这里,关于宋清音的事楚昭昭便没?有再继续瞒着他们三人。

    “怪不得,”在听楚昭昭说完了之后,楚枕月一本正经地感?叹道?:“我就说这么?阿音身上?的变化居然会这么?大。”

    “原来她是被?夺舍了。”

    楚昭昭点了点头,她安抚地对宋洛阳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心,阿音生机未绝,只要将这个夺舍之人从阿音的体?内赶出去就好了。”

    玉盘虽然已经从楚昭昭的体?内出来进入了江波的身体?里,可楚昭昭和他交流起来也?没?有太大的障碍。

    因此,在看到宋洛阳听到自己这样一番话之后瞬间就高兴起来的模样,楚昭昭便问起了玉盘如今阿音的情况如何了。

    玉盘道?:“她的神魂虽然还是十分微弱,可也?比当初要好多?了。”

    “如今若是将她的神魂重新投入她的身体?里,只要好好地养几年?,便没?有太大的问题。”

    有了玉盘的这一番话,楚昭昭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在宋洛阳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里面,纵使宋清音十分热络地想要和白风他们搞好关系,可是却没?有人理会她。

    宋清音面上?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尴尬的情绪,但是心中却将宋洛阳和楚昭昭骂了一遍又一遍。

    如今钟离迟并不在她身边,所?以宋清音也?想不到宋洛阳居然会发现自己身上?的不对劲从而想要让楚昭昭帮忙上?去。

    行云他们几乎就是无视了宋清音的存在,就在宋清音坐立不安甚至打算不顾宋洛阳先前说的话直接去找他的时?候,她们听到了其他修士的惊呼声。

    宋清音面上?松了一口气,行云他们看在眼中,心下对于宋清音的目的更?是心知肚明?。

    因此,在宋清音诚恳地邀请他们一起去看一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而此时?宋洛阳还没?有回来,因此宋清音只能僵笑着自己跟着人群过去看看,打算一会儿再将‘好消息’给大家带回来。

    到时?候她就不相信他们还不动心!

    等到宋清音离开之后,白明?月皱了皱眉,看向自家二叔,道?:“为何还要将她留在这里?”

    白明?月一直都觉得宋清音心里肯定是没?打什么?好主意,不直接将她轰走,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白风道?:“我们想看看她究竟想做什么?。”

    白明?月看了一眼宋清音消失的方向,又是不解又是厌恶道?:“先前我看阿音的时?候还觉得她十分天真可爱,怎么?如今会变成?这样?”

    原本一直安安静静呆在白风身边的伏羲突然开口道?:“不一样的。”

    白明?月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不一样?”

    伏羲皱了皱眉,想了想道?:“阿音和她身上?的气息不一样。”

    伏羲虽然只见过阿音一面,可是她却很喜欢阿音身上?的气息。

    干干净净的,但是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宋清音,身上?的气息都是浑浊的。

    这让伏羲十分不喜。

    因此,伏羲肯定道?:“她不是阿音。”

    伏羲乃是器灵所?化,对于这种气息的感?觉最为敏锐,因此她都这样开口了,说明?这很有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

    白明?月眨了眨眼睛,还在努力消化刚刚伏羲说的那一番话呢,就看见了楚昭昭他们几人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等到楚昭昭坐下之后,白明?月迫不及待地将刚刚伏羲所?说的事情向她说了一遍。

    可是在她说完了之后,白明?月发现,不仅仅是楚昭昭,就连宋洛阳都是神色淡淡的。

    白明?月:“你们都不惊讶吗?”

    楚昭昭:“……其实刚刚宋道?友就是特地跟我说起的这件事。”

    闻言,白明?月的视线落在宋洛阳身上?,若有所?思道?:“你早就发现了她身上?的不对劲?”

    宋洛阳点了点头,他也?不意外宋清音身上?的不对劲会被?伏羲给看出来,他只是道?:“我和楚道?友都想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宋清音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跟过来,所?以宋洛阳觉得她肯定是有其他的目的。

    白明?月若有所?思道?:“方才她还劝我们去看看那些轰动的修士发生了什么?。”

    这些炼丹师们进入沧溟海中,为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宝物,如今有这么?大的轰动,难道?是宝物现世了?

    正当白明?月打算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原本跑过去‘看一看’的宋清音重新回到了他们身边。

    在见到宋洛阳之后,宋清音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有这么?疼爱自己的大哥在,宋清音心下总算是有了底。

    她一脸高兴地对着宋洛阳道?:“大哥,我刚刚过去看了,似乎那边有宝物出世的动静,我们要不要也?一起过去看看?”

    她的话虽然是对着宋洛阳说的,可是也?一直关注着其他人的动静。

    宋洛阳回来之前就已经和楚昭昭他们说好了,要装作已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看宋清音想做什么?。

    既然宋清音都这样说了,宋洛阳干脆就答应了下来。

    不仅如此,宋洛阳甚至还帮着劝说起了楚昭昭他们来。

    宋清音在心里觉得,钟离迟说的果?然没?有错,有宋洛阳在这里,还真的是事半功倍。

    而被?玉盘所?控制的‘江波’,总算是顺利地找到了钟离迟。

    他身上?的伤口还留着,只不过暂时?止住了血而已,钟离迟天性?多?疑,若是不留着这些伤口的话,恐怕他也?不会相信自己。

    果?然,在听到‘江波’说他交给自己的任务失败了之后,钟离迟的眼神闪过一丝迟疑。

    随意,在查看了‘江波’身上?几可致命的伤口,再看看‘江波’这奄奄一息的样子,钟离迟并没?有怀疑他说的是假话。

    为了不让自己手?中的一员大将折损在这里,钟离迟甚至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灵药分给了‘江波’不少。

    玉盘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它假装将灵药吃了下去,实则只是控制着‘江波’让他看上?去多?了一丝生机而已,实则将所?有的灵药全部都留了下来打算到时?候给楚昭昭。

    毕竟钟离迟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些灵药却是很不错的。

    钟离迟原本见‘江波’都已经伤成?了这幅样子,原本是没?有打算让‘江波’跟着一起的,可谁知道?‘江波’十分坚定地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还是主人的事情要紧。

    钟离迟没?有想到‘江波’对自己居然这么?忠心耿耿,一时?之间,又给了江波几件保命用的法器。

    毕竟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的话,自己身边还能有一个扔出去给自己挡攻击的人在。

    勤俭持家的玉盘将这些法器好好地都留了下来打算到时?候给阿昭。

    它甚至想了想,要是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钟离迟倾诉自己的衷心的话,会不会得到更?多?的东西呢?

    玉盘听到了不远处人群的欢呼声,他看向钟离迟,道?:“主人,可是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那些人已经进入了陷阱中,”钟离迟并没?有想到自己身边还埋伏着一个卧底,他吩咐道?:“到时?候你就跟在我身边,一起混进去。”

    即便是钟离迟不吩咐,玉盘也?打算这样做。

    只不过,从钟离迟刚刚的吩咐里面,玉盘倒是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钟离迟似乎也?不是这么?的相信宋清音啊!

    毕竟从刚刚钟离迟所?说的那些话里,他对于宋清音更?多?的是利用的关系。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

    毕竟上?辈子的时?候,这两个人可是闻名整个修真界的恩爱道?侣啊!

    怎么?现在看起来,一头热的只有宋清音,钟离迟则是现世又冷静呢?

    不过仔细地想一想,玉盘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宋清音哪里是钟离迟这种老妖怪的对手??无论是心机还是修为,宋清音连楚昭昭都不是对手?,更?何况是钟离迟了。

    所?以,玉盘觉得,恐怕从头到尾,钟离迟对于宋清音就是利用居多?。

    只不过上?辈子他们俩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钟离迟也?就能一直装下去。

    这辈子,钟离迟和宋清音可是翻了不少跟头,钟离迟估计也?看出来了宋清音的本质。

    没?有了她身上?的那些气运,宋清音论长相论性?格论智商,也?没?有什么?可以让钟离迟看得上?的地方。

    如今,恐怕只有宋清音一头热地觉得钟离迟对自己是情根深种,而钟离迟则是想着要怎么?利用宋清音了。

    而宋清音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将楚昭昭他们成?功地带到了之人群聚集的地方。

    “大哥,那里就是刚刚我说的地方了。”宋清音指着某个地方回头对宋洛阳道?:“我们不如先过去看一看。”

    “不急,”宋洛阳和楚昭昭对视一眼,淡定道?:“我们先在这里看看,等一会儿再说。”

    宋清音清楚这一回钟离迟为了设下陷阱花费了多?大的力气。

    毕竟行云他们三个都不是傻子,为了能够引他们上?钩,这一次的陷阱也?是真假掺半的。

    宝物是真,但是陷阱也?是真的。

    这些,以后可都是她和钟离迟二人的宝贝啊!

    所?以,宋清音脸上?的心疼丝毫没?有作伪,“我们若是再不去的话,可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白明?月丝毫不给面子地呛声道?:“我们也?不缺这些东西。”

    “只不过是有些好奇,所?以过来看看而已。”

    白明?月可是白玉京的大小姐,她当然有底气说出这种话来,剩下的三个神级炼丹师纷纷表示他们只是为后辈所?邀请所?以过来看一看而已。

    若是有什么?宝物,他们也?不好一起去和后辈抢。

    于是,宋清音的视线落在了楚昭昭的身上?。

    楚昭昭神色淡定道?:“我也?不缺什么?,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神级炼丹炉她又不是没?有,就不用觊觎这里的了。

    宋清音:“…………”

    看了一圈,贫穷的好像只有她自己。

    见楚昭昭他们没?有人上?钩,宋清音只能暂时?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急躁,耐心地跟在楚昭昭他们身边。

    江枫眠和楚枕月两人为了谁去对付钟离迟传音了片刻,还是楚枕月赢了留在楚昭昭身边的机会。

    毕竟相比楚枕月来说,楚昭昭还是更?放心自家大徒弟。

    若是江枫眠提起自己不放心‘江波’那边的情况,要过去看看的话,肯定比楚枕月提出来要让楚昭昭放心的多?。

    事实也?是如此,在江枫眠提出自己要去看看‘江波’的时?候,楚昭昭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下来。

    只不过她再三叮嘱自家大徒弟,只是看看而已,千万不要自己直接动手?做些什么?,一定要等师父过去了再说。

    江枫眠嘴上?自然是答应得好好的,只不过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和楚枕月知道?了。

    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不会给钟离迟有活着见到自家师父的机会。

    楚枕月瞥了一眼自家大师兄消失的方向,往自己师父身边挤了挤,小声地同师父道?:“师父,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我们还过去看看吗?”

    这里只剩下他们几人了,宋清音已经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望着他们很久了。

    楚昭昭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行云他们,道?:“前辈,不如我们也?过去看看?”

    听到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宋清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很是担心楚昭昭他们突然就不去了,这样的话钟离迟的计划岂不是不能完成?了?

    宋洛阳垂眸看见宋清音这陡然放松的神色,眼中划过一丝冷意。

    他对于这个夺舍了自己妹妹的人实在是没?有任何好感?,只有满满的厌恶。

    宋清音丝毫没?有发现宋洛阳是怎么?想的,她只是高兴于终于可以完成?自己的任务,接下来只要交给钟离迟就万事大吉了。

    楚昭昭他们心下提高了警惕往传出动静的方向而去,宋清音原本是想躲在后面的,但是却被?宋洛阳给拽着一起走到了最前面。

    宋清音压根就没?有办法挣脱开宋洛阳,况且宋洛阳还振振有词,说既然宋清音也?是炼丹师,那他身为宋清音的哥哥,一定和宋清音一起冲到最前面。

    宋清音心里骂人的想法都有了。

    可是她只敢在心里这样想想而已,丝毫没?有说出口。

    陵栖鹤用力拉住楚昭昭的手?,察觉到在他们周围不断有雾气弥漫出来,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之后,更?加和楚昭昭离的近了些。

    楚枕月也?是如此,楚昭昭就这样一手?道?侣一手?徒弟,神色淡定地继续往前走。

    雾气中似乎是有什么?危险的气息蔓延了开来。

    宋清音早在雾气开始弥漫起来的时?候,就装作是自己看不到了的样子躲到了一旁。

    她身上?有钟离迟送给她的法器,这些雾气对于宋清音来说并不能造成?任何阻碍。

    她瞧着楚昭昭脸上?淡定的神色,心中恶毒地想到,现在楚昭昭还能装模作样的,可等一会儿就不能了。

    毕竟钟离迟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万骨崖下将那些凶狠的妖兽全部都给抓了过来。

    宋清音可是亲眼见识过这些妖兽的威力,她就不信这一次楚昭昭还能从妖兽的爪下逃离开来。

    就在楚昭昭他们三人警惕的眼神中,一头巨大的妖兽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这头妖兽浑身漆黑,利爪上?闪着亮光,瞳孔血红,看上?去邪恶又吓人。

    宋清音正等着楚昭昭他们三人和妖兽动手?呢,却没?有发现楚昭昭他们三人脸上?有些奇怪的神色。

    这个妖兽……长大好眼熟啊!

    楚昭昭心想,这不是之前他们在万骨崖下的时?候,被?陵栖鹤压着揍的妖兽吗?

    楚枕月眯起眼睛看向眼前从凶狠瞬间就变得战战兢兢又可怜巴巴的妖兽,这货不是自己之前独身一人在万骨崖下的时?候,因为实力不怎么?样被?自己给放过的妖兽吗?

    毕竟当年?在万骨崖下的时?候,最厉害的全部都被?楚枕月给弄死了,剩下的不是在楚枕月眼中实力不怎么?样就是怂的比较快的。

    这只就是属于实力不怎么?样而且还怂得比较快的。

    谁能想到,居然会在沧溟海中见到它!

    楚昭昭他们三人的神色都比较微妙,钟离迟在这里面布置的陷阱,说的不会就是这一群被?他们反复揍过的万骨崖下的妖兽吧。

    这些妖兽先是被?楚枕月的血腥狠厉手?段给镇压恐吓了一番,后来又惨遭楚昭昭和陵栖鹤两人殴打,日子过得简直就是不能更?惨。

    好不容易听到一个魔力强大的魔修连忽悠带强制地将它们全部都给弄到了沧溟海中干一件大事,谁能想到,在沧溟海里,它们就看到了大魔王和小魔王呢!

    这下子,什么?之前承诺好的大事,在这些妖兽的眼中,全部都变成?了对大魔王的恐怖。

    瞧见这只妖兽前腿一弯,啪叽一下跪到了地上?,楚昭昭自言自语道?:“难道?我们之前在万骨崖下给它们造成?的心理阴影有这么?大吗?”

    楚枕月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妖兽,硬是让妖兽吓得打了个哆嗦。

    楚枕月甜甜一笑:“肯定是师父和师爹之前太过厉害,讲这些妖兽全部都给吓住了。”

    在她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跪在地上?的倒霉妖兽不停地点头,用最大的力气赞同楚枕月说的话。

    楚昭昭:“…………”

    陵栖鹤:“…………”

    是,是这样吗?

    但是他们也?想不出其他的答案来,便暂时?先放过了这头妖兽。

    “等一等,”就在这头妖兽庆幸自己可以活着离开的时?候,楚枕月的声音吓得它噗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楚枕月:“…………”

    她咬牙道?:“师父,既然这里的妖兽都是万骨崖下的妖兽,不如将它们暂时?聚集起来,免得它们会伤到其他的修士。”

    楚昭昭觉得自家小徒弟说的十分有道?理。

    楚枕月见自家师父也?赞同,便看向这只妖兽,道?:“你应该可以联系上?其他的同伴吧。”

    在这种时?候,傻子才会说不能呢!

    于是这头倒霉的妖兽拼命点头,生怕自己点头慢了一步就回被?大魔王给杀了。

    “很好,”楚枕月很满意:“你将它们一个不剩地都引到这里来。”

    妖兽十分听话地点头,知道?楚枕月抬了抬下巴,这才瘸着腿离开了这里。

    等到它离开这里的时?候,楚枕月这才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宋清音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自家师父。

    楚昭昭会意地摇了摇头。

    宋清音也?藏不了多?长时?间,在发现这些妖兽不起作用之后,她就会主动现身的。

    如何将阿音的灵魂从念珠中取出来然后送回她自己的身体?里,还要等玉盘回来了再说。

    所?以即便楚昭昭对宋清音十分痛苦,她暂时?也?不能杀了她。

    万一这具身体?断绝了生机导致阿音的灵魂不能顺利回归,那可就惨了。

    而宋清音简直就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那头凶狠的妖兽在面对楚昭昭的时?候是这幅样子?

    方才为了不暴露自己,宋清音特地选了一个离楚昭昭他们远一些的位置,能够看得见楚昭昭他们,却不怎么?能听得见他们在说什么?。

    所?以宋清音只能看到楚昭昭他们神色轻松,而对面的妖兽则好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简直就是连滚带爬地离开的这里。

    宋清音这下子有些坐不住了。

    这样一来的话,钟离迟的任务怎么?办?

    宋清音咬了咬牙,一狠心自己装作一副迷路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了熟人的样子,出现在了楚昭昭他们面前。

    “楚姐姐,”宋清音特地选了一个阿音之前对楚昭昭的称呼,试图让楚昭昭放松警惕,一边十分惊恐道?:“我,我好像和哥哥走散了。”

    宋清音十分楚楚可怜地看向楚昭昭:“我,我能不能跟着楚姐姐一起?”

    楚昭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行啊!”

    宋清音心下一喜,就听楚昭昭继续道?:“你方才没?有碰到那些妖兽吗?”

    宋清音揣着明?白装糊涂:“妖兽?什么?妖兽?”

    “没?什么?,”楚昭昭意味深长地看了宋清音一眼,转了转自己手?上?的念珠,转而问道?:“你能感?知到你哥哥的位置吗?”

    宋清音正愁要怎么?才能将楚昭昭他们几个带到钟离迟身边呢,就听楚昭昭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当下,宋清音立刻点头道?:“可以,我带楚姐姐过去。”

    另一边,钟离迟准备的杀手?锏除了这些妖兽,还有他藏在那些宝物中受他驱使的法器。

    只要到时?候楚昭昭他们也?同样是找到了那些宝物的话,自己便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不知道?为何,钟离迟却总觉得心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当年?从楚拂的手?底下逃脱,靠的就是这股预感?,才将自己的小半个灵魂从天雷之下逃离开来并且找到一个绝佳的恢复场所?。

    而当初在遇到宋清音的时?候,钟离迟的直觉就告诉他,宋清音对他来说是一个转机。

    因此,钟离迟才会任由自己留在宋清音这个蠢货的身边,看她对自己情根深种。

    若不是贪图宋清音身上?的异样以及她身上?那股微妙的气运,钟离迟才不会在她身边呆上?这么?长的时?间。

    但是现在,钟离迟心下一阵烦躁,转头看向一旁恭恭敬敬站着的‘江波’,问道?:“那些妖兽全都放出去了吗?”

    玉盘面上?十分恭敬,但是心下十分微妙道?:“已经全部都放出去了。”

    它原本还当钟离迟有什么?好的方法呢,可当它看到那些妖兽的时?候,就连一心盼着钟离迟赶紧去死的玉盘,也?不由得同情起了钟离迟一秒。

    这得是多?么?缺人手?,才找了这些被?楚枕月给欺负得大气都不敢喘的妖兽啊!

    玉盘敢保证,等到见到了楚枕月之后,别说是对楚枕月下手?了,这些妖兽敢不敢好好地站着和楚枕月说话都是一个大的问题。

    见到钟离迟面色不愉,玉盘十分贴心地问道?:“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钟离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只是他心下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罢了。

    玉盘正打算张口再说些什么?,就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朝自己的方向而来。

    这是……江枫眠?!

    玉盘小小地往钟离迟的方向走了一步,装作一脸惊恐的样子,在钟离迟察觉到了有人在接近之后,大声道?:“主人,那里有人过来了。”

    钟离迟刚刚凝聚起来的攻击差点没?让玉盘这一嗓子给吼散了。

    钟离迟面色难看地瞪了一眼‘江波’,但是‘江波’仿佛是没?有意识到他的不高兴一样,而是高声道?:“就在那里。”

    钟离迟:“…………”

    他将‘江波’甩到一边,迎上?了朝自己攻过来的身影。

    这还是个熟悉的人——江枫眠!

    刚一交手?,钟离迟就察觉到了江枫眠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江枫眠所?表现出来的修为,和他看上?去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

    之前在迷宫中的时?候,钟离迟就被?楚枕月所?伤,如今看来,江枫眠身上?也?有许多?异常之处。

    之前在迷宫的时?候,钟离迟还能仗着迷宫是自己设计出来的逃离开来。

    即便是这样,他也?是身受重伤。

    如今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之前在迷宫布下的献祭之局又被?毁的干干净净。

    现在的江枫眠堪比他前世巅峰时?期的修为,如今的钟离迟哪里是他的对手?。

    钟离迟心下打定了主意,打算故技重施离开这里。

    他抽空看了一眼呆立在一旁的‘江波’一眼,心下打定了要让‘江波’过来替自己挡着,他则是趁机离开这里的想法,一把将‘江波’给抓了过来。

    眼看‘江波’脸上?的神色从不解到震惊,钟离迟心下没?有丝毫波动。

    可是很快,他就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丹田处捅进去的那只手?。

    在他面前,‘江波’丝毫没?有刚刚那副震惊的样子,而他原本是打算用‘江波’过来替自己挡刀,但是江枫眠的攻击仿佛是长了眼睛一样,避开了‘江波’,直直地就朝他攻了过去。

    但是钟离迟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他一脸阴鸷地将‘江波’给排开,语气狠厉:“你背叛我?”

    他这一击丝毫没?有留情,可是玉盘早就在对他下手?之后,便从江波的身体?里脱离了开来,所?以钟离迟这一击,可以说是打了个寂寞。

    丹田被?毁,钟离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修为在逐渐的流逝。

    而江枫眠的攻击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反而趁他病要他命!

    钟离迟先前可以从楚拂的攻击下将自己的神魂剥离开,如今他又想故技重施,可是江枫眠早就知道?了他之前是如何做的,这下子更?是防着他。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对他这幅手?段知道?得一清二楚的玉盘在。

    因此,钟离迟只觉得自己应付得十分艰难。

    但是沧溟海可以说是钟离迟的老地盘了,饶是江枫眠下手?这么?狠厉,也?被?钟离迟找到了机会从他的手?下逃了出去。

    “它逃不了多?远。”江枫眠道?:“我们去追!”

    “糟了!”玉盘动作一顿:“我感?觉到了阿昭的气息。”

    也?不知道?钟离迟的运气好还是不好,他不偏不倚,逃走的方向正好是宋清音带着楚昭昭他们走过来的方向。

    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宋清音他们。

    钟离迟此时?已经身受重伤,他的这句身体?原本就是用魔力凝结出来的,此时?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因此,钟离迟重新打起了将自己的灵魂附着在其他人身上?的注意。

    他最先挑中的其实是楚昭昭。

    不说自己能不能成?功夺舍,若是自己附着在楚昭昭身上?的话,他们多?少也?会有些投鼠忌器才是。

    宋清音感?知到钟离迟的气息之后先是欣喜,随后便看到了他这一身的伤痕。

    察觉到钟离迟朝他们冲了过去,宋清音条件反射地就想往旁边避开。

    可是楚枕月速度可比她快多?了,她只感?觉自己背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宋清音便不受控制地朝钟离迟的方向扑了过去。

    若是换一个其他人,说不定钟离迟还能及时?改变方向。

    可是他之前在宋清音的识海中呆了这么?长时?间,宋清音的识海对于他并不排斥,所?以钟离迟一时?之间躲闪不及,便冲进去了宋清音的识海中。

    楚昭昭虽是不明?所?以,可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

    然后她就看到了追赶着钟离迟而来的江枫眠和玉盘。

    楚枕月看向自家明?显是经过了一番战斗的大徒弟:“枫眠怎么?会在这里?”

    江枫眠若无其事地开口道?:“我原本是打算和它联系的,可我一来就看到它在动手?,于是我忍不住出手?帮了它一下。”

    玉盘:“?”

    察觉到江枫眠看过来威胁的视线,玉盘忍气吞声:“是,是我下的手?。”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玉盘看向楚昭昭:“趁他们两个的灵魂如今缠在一起,正好可以对他们二人一起下手?。”

    宋清音神色一变,难以置信地看向楚昭昭。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一起下手??

    难道?楚昭昭早就已经怀疑起了自己吗?

    可是她很快就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东西,因为在他识海中的钟离迟开始侵蚀起了她的灵魂。

    刚开始见到宋清音的时?候,钟离迟就发现她身上?有股来自天道?格外的眷顾。

    但是在秘境中见到楚昭昭之后,那股眷顾在逐渐的消失,如今已经变得稀薄了许多?。

    可这对于钟离迟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于是,钟离迟打起了吞噬掉她灵魂的主意。

    宋清音没?想到钟离迟居然会对自己下手?,钟离迟先前对她说的有多?么?好听,现在吞噬起来就有多?么?的不留情。

    宋清音心下满满都是被?欺骗的愤怒和痛苦。

    可是很快,来自灵魂被?吞噬的痛苦让宋清音没?有机会再去想这些东西,现在的她只想活下去。

    甚至,宋清音还求起了楚昭昭来。

    “楚,楚姐姐,救我。”宋清音求救地看向楚昭昭。

    但是楚昭昭却无动于衷。

    很快,宋清音的视线中就出现了被?楚昭昭留下的记号找过来的宋洛阳。

    在见到宋洛阳之后,宋清音大喜。

    她朝宋洛阳伸出手?:“大哥,大哥救我。”

    但是宋洛阳却嫌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楚道?友,她这是怎么?了?”

    “有人想要夺舍她。”楚昭昭道?:“她不想被?夺舍。”

    又是夺舍!

    宋洛阳先是一愣,随即满是嫌恶地看向宋清音。

    “大哥,”宋清音也?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对于活下去的渴望占据了上?风,她不住地向宋洛阳求救。

    但是宋洛阳却冷冷道?:“你不是我妹妹,我为何要救你。”

    “被?夺舍的滋味怎么?样?”宋洛阳闭了闭眼睛,这才睁开。

    宋清音已经被?这个感?觉给折磨疯了,她开口道?:“我比那个傻子不好吗?那个傻子除了拖累你之外,能给你带来什么??”

    宋洛阳冷漠道?:“但是阿音是我妹妹,而是是我的仇人。”

    楚昭昭还在琢磨着要怎么?趁着两个人狗咬狗的时?候一起解决掉他们俩,忽然听见自己的识海中云白小声开口道?:“先前在秘境中的时?候,你不是用来炼丹炉吗?”

    当时?炼丹炉并没?有伤害它,而被?炼化的只有魔气而已!

    既是这样的话,如今宋清音和钟离迟的灵魂纠缠在一起,都沾染了魔气。

    况且两人如今灵魂上?都受了伤,正是最佳的时?机!

    楚昭昭仿佛是被?点醒了一眼,将神级炼丹炉取了出来。

    在见到神级炼丹炉的时?候,宋清音,或者说是已经掌握了半个宋清音身体?的钟离迟面色一变。

    可是楚昭昭已经打定了主意,哪里能让他逃开呢。

    最终,在几人的合力之下,宋清音还是被?放进了炼丹炉之中。

    冥冥之中,仿佛一切都有定数。

    当年?钟离迟是为楚拂所?伤,然后楚拂飞升之前留下了这个炼丹炉,被?楚昭昭开辟出来了新用法。

    玉盘稳稳当当地压在炼丹炉上?,而在天际,渐渐的有雷云聚集了起来。

    这一次的雷云声势极为浩大,即便是沉迷于寻找宝物的其他修士也?被?吸引住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这么?大的雷劫,难道?是有神级炼丹炉?

    一时?之间,没?有人继续往里走,而是纷纷往雷云所?在的方向飞去。

    楚昭昭的一干朋友看到这个架势,心下觉得这和楚昭昭说不定脱不了关系,便都朝着雷云的方向而去。

    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往‘宝物’深处钟离迟早就设下的陷阱而去。

    玉盘察觉到,冥冥之中,仿佛是什么?被?拨正了一般。

    这一次的雷劫简直堪比修士飞升之时?的雷劫。

    但是这个雷劫并不劈人,而是直直地朝炼丹炉劈了过去。

    刚开始看到玉盘还停留在炼丹炉上?的时?候,楚昭昭下意识地就想去将玉盘也?抓回来,不知道?在雷劫下停留很危险的吗?

    可是玉盘却制止了她。

    玉盘原本并不惧怕任何雷劫,况且若是没?有玉盘蹲在神级炼丹炉上?,钟离迟怕是有逃离开来的危险。

    因此,为了自己,也?为了楚昭昭,玉盘硬生生地陪着炼丹炉一起抗下了这么?多?道?雷劫。

    楚昭昭原本已经做好了若是阿音的身体?出现任何损伤,自己就要想尽办法也?要为她重塑一具身体?的准备。

    可是在玉盘松了一口气,打开炼丹炉之后,楚昭昭这才发现,虽然阿音的身体?身伤痕不少,但是还是完好的。

    “趁现在!”玉盘朝楚昭昭道?:“她的生机还未完全断绝,将念珠给我!”

    楚昭昭下意识地就将念珠朝玉盘的方向扔了过去。

    只见玉盘似乎是从念珠中扯出了什么?东西,往阿音的身体?里一塞。

    雷劫不仅仅劈散了钟离迟和宋清音的魂魄,还劈散了弥漫在沧溟海中的雾气。

    阳光透过消散的雾气洒在众人的身上?,楚昭昭若有所?感?地收回楚拂前辈留下的这个炼丹炉。

    她仰头朝陵栖鹤笑了笑 ,伸手?抱住自家道?侣,道?:“这下子,我可以带阿鹤回家了!”

    “我们的道?侣大典,也?该举办啦!”

    “嗯。”陵栖鹤垂眸看向自家昭昭。

    虽然他觉得,昭昭好像是有什么?瞒着自己,但是陵栖鹤并不着急。

    他和昭昭,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在他们相拥的背后,是缓缓睁开眼睛的阿音。

    她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楚姐姐。

    阿音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她有好久都没?有等到楚姐姐回来看她。

    宋洛阳重新见到自己的妹妹,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

    然后,他就看到自家回来了的妹妹,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这个哥哥的存在一样,十分乖巧地朝楚昭昭伸出了手?,面上?露出了一个干净又依赖的笑容:“姐姐,抱抱。”

    楚昭昭放开自己道?侣,给了阿音一个大大的拥抱。

    宋洛阳:“…………”

    陵栖鹤:…………

    陵栖鹤冷静地想到,今天就回家,明?天就道?侣大典!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工作忙到崩溃,心态崩的厉害,这本码完了要停一段时间调整一下。

    其实这一本写到后面我自己都觉得崩的厉害,和我刚开始写的大纲完全就是南辕北辙,越写越觉得自己写的好垃圾QAQ!

    还是要谢谢所有支持我的小伙伴,谢谢你们的支持和不嫌弃,我们评论区抽个红包。

    暂时定的三个番外:掉马+今生日常,前世番外,还有一个评论可以点梗!

章节目录

师门拿了祭天剧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叶蒹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蒹葭并收藏师门拿了祭天剧本。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