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我的鬼胎老公 !

    “那是你的事情!”我紧紧盯着他,他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绝对就敢扎过去。现在,就算我帮不了宗晟,我也要保住我和他的孩子。我知道他也还很在乎这个孩子。就算他现在能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肯定会认同我先保护好孩子的。

    我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悄悄的,快速的朝着那边的看了一眼。牛力帆呢?牛力帆呢?现在这个情况,他怎么就不见人了呢?刚才他不是还在那边说话吗?

    唯一有可能会出现的外援也失去了踪影,我捏着那簪子的力道就更加紧了。现在只有考我自己了。我不能软弱!

    沈继恩没有再跟我说话,而是笑了起来,就是他特有的那种带着邪气的微笑。一步一步走向了我,就好像他已经算准了,我会一步步后退一样。不过,我没有后退,我是固定在那,说道:“你忘记了,上次就是我扎了宗晟吗?你这样有意义吗?”

    “你这次,不会成功的!”他说完,重新弯腰,想要捡起地上的码钉。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牛力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对着他的头顶就狠狠砸了下去。就算沈继恩的动作很快,他想要快速滚开。但是他一动,在一旁早就有防备的我,已经把那簪子往前送了一些。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一种本能而已。

    簪子让他不敢在动弹,而牛力帆手里的东西也已经扣在了宗晟的头顶上。他大声喊着一句我听不懂的咒语,就看到宗晟失力一般,跪在了地上。

    “宗晟?!”我惊慌着,但是他却抬手示意我不要靠近他。他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在胸口上画了一个符,口中念着什么,手掌朝着胸口拍下,牛力帆还扣在他头顶的那东西就发出了微微的光线。在这个光线下,我也看清楚了那东西,那就是那个转轴盒子。

    牛力帆笑了起来,把那盒子从宗晟的头上拿了下来,然后快速地放到了一个木头盒子中。再加上了一张黄符,说道:“有惊无险,我还以为这次你真的要自己去死了呢。”

    宗晟从地上站了起来,擦去刚才被我用簪子划伤的脸颊,说道:“优璇,你让我破相了。我这辈子的老婆注定是你,要不没人嫁给我,你也要负责的。”

    “你?你们?那个盒子,黄符,还有,刚才失踪是牛力帆。你们都是计划好的?”我惊讶着。他们一开始的计划里并没有那个盒子,也没有设计牛力帆消失几分钟。就算我听不懂他们说的那些专业术语,但是还是能听懂他们计划中的行动。

    牛力帆凑上来,想要说什么,宗晟一把推开了他:“你去做接下来的事情。车子给你。”他把车钥匙丢给了牛力帆。

    牛力帆惊讶着:“喂,兄弟,这个,我一个人带着这个盒子……我说我会害怕行吗?”

    宗晟没有理会他,目光还是在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惊讶!不解!还有担心害怕后的那种惊喜。

    “这些都是你们计划好的?就连你跟我说,要相信你,也是指这个?”

    宗晟点点头:“说得太明白,怕沈继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我们身边,偷听去了。但是也不想让你担心,才会跟你说,让你相信我的话。”

    我咬着唇,心里升腾出一股气愤来。几秒钟的沉默之后,我对着他吼道:“为什么没不告诉我!你有那么多的机会跟我说啊。我们这几天都是一起睡的,我们有血契,你可以在梦里,在我灵魂里跟我说啊!为什么没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紧张,多害怕吗?”

    我的吼声,伴随着我轻轻的颤抖。气愤,恐惧在这个时候占据了我心里。刚才的我,一个人面对着沈继恩,都没有害怕,那完全就是被逼出来的勇敢。不勇敢就要去死。也只有勇敢地去面对他。

    现在,这些都过去了,我也勇敢不起来了,恐惧感一下笼罩了我。伴随着那气愤让我颤抖了起来。

    我的样子一定很不好,让本来还高兴的笑着的宗晟脸上的笑也僵住了。他上前一步靠近了我,但是我却后退了一步,跟着就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要哭,就是控制不住的哭。总觉得心里压抑着的那些恐惧就是要哭出来的。

    宗晟再次上前一步,我却伸手就打了过去。只是没有打到他,就这么被他抓了手腕,拖到了怀了。他也没敢用力抱着,毕竟我们两现在隔着一个大肚子呢。

    他把我的脑袋,压在他的胸前,听着他胸口传来的有力的心跳声,我渐渐的不再哭泣安静了下来。但是现在我也不愿意说话,总觉得心里很沉,沉得没办法开口。。

    在我们身旁的牛力帆,围着我们看了看,然后才说道:“你们两是瞎了还是死了?打算抱着一块死呢?来个人看看我啊!我一个人带着那个盒子,我会害怕!喂!喂!”

    宗晟没有理他,我也有种困得不愿意说话的感觉,牛力帆能做什么,只能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一个人拿着车钥匙,包着那个木盒子就这么离开了。

    这边的光线也渐渐暗了下来,时间一分分过去了,但是我却还是不愿意说话。宗晟放开了我,低声说道:“我们回家!”

    他就跟以前一样,拉着我的手臂带着我回家。我低声问道:“这些道番?”

    “明天早上再来收拾,我就不相信,摆成这样,会有人敢动。”

    回到家里,宗晟给我洗了澡,就是单纯的洗澡,细细的擦过我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就跟以前一样。

    在床上,他趴在我身旁,轻轻亲吻着我的大肚子,对着肚子低声说道:“孩子,乖乖睡觉。。”

    “受了这样的惊吓,你觉得他能睡得着吗?”

    “优璇,洗个澡终于肯开口了?”原来他帮我洗澡是为了让我放松下来,让我开口说话的。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一点点爬到我的面前,轻轻啄啄我的唇:“对不起,我们是在两天前就知道沈涵妈妈已经出事了。她妈妈一直都想要逃离这些事情,但是突然就说肯留下来帮我们。我让牛力帆去打听了一下,她妈妈在酒店里就出现了一次窒息,但是被抢救回来了。只是抢救回来之后,她妈妈就不说话。这让我怀疑她妈妈已经出事了。在今天中午,见到她妈妈的一瞬间,我就确定,那不是活人。这个改变的计划是在我和牛力帆布阵,你跟沈涵妈妈在公车站那边的时候,我们商量决定的。很抱歉,时间紧迫没有能跟你说一声。”

    沈涵妈妈自从跟我们在一起之后,唯一有几分钟是避开了宗晟和牛力帆就是跟我在公车站的那段时间。在那段时间中,她还跟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好在,好在你没事!”我低声说着。他却吻上了我的唇,“相信我!我让你相信我的,会没事的。”

    现在他就在我身上,亲吻着我,温柔的,热情的,坚定的。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告诉我,他要我,就在现在。在经历了今晚的事情之后,他有着那么强烈的念头,我能理解,但是我的肚子……“宗晟。”他的吻下滑,没有理会我的呼声,继续往下。

    “宗晟!”我急着喊着。他却没有停下动作,“别!”我抓住了他的头发,让他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但是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的那目光。让我的手松开,他的吻也落在了我的胸口上。“我会轻轻的,不会伤害到孩子的。”

    他几近膜拜一般的亲吻着我和孩子。我渐渐的理解了他今晚这么强烈的念头。

    今晚上的事情,不只是我害怕,我恐惧。他也会担心,也会害怕。他在这些事情上,也一定犹豫过,但是今晚上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他用他自己做诱饵,他冒着多大的危险来完成这件事,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相信,在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中,只要有一点跟他们之前设想的不一样的话,他们就没有办法成功身退了。因为他们最初的计划并没有能实行,而是在到达了那废墟之后,才用几分钟来构思的。他们没有可能连备份的方案和措施都想好。

    可是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放弃。因为他知道,我是下一个目标。他不要我死,宁愿自己去冒这个险。

    “宗晟,谢谢你。”我说着,眼眶也红了起来。

    他没有回答我,吻继续下滑。

    我低声“嗯”了一声。他压低着声音说道:“别紧张,孩子会难受。我会轻轻的。不会进入的。”

    曾经的他,发起疯来不顾一切的冲进我的身体中,让我差点死在他的身下。可是现在却那么小心翼翼,生怕我会受伤,生怕孩子会难受。我相信他,完全信任他。

    现在我确实不方便了。但是今晚上的情绪,让他根本就控制不住。我都能看到他晚上的汗水,要不是他用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那样做的话,估计他会狠狠撞进我的身体,就像以前一样,不顾一切的,把我弄死在他身下,来释放他对今晚上的恐惧,不安和担心。

    可是现在他已经在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了。

    低吼着,捏紧了拳头打在我的枕头边上。

    同时那被丢在地毯上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放开了我的双腿,根本不在乎自己裸着的身子,下床捡起了手机,就对着手机中说道:“喂!”

    “宗晟!出来救命啊!”房间很安静,我也能隐约听到手机中传来的声音。

    “没空!”宗晟很干净利落的回答着。

    “你都不问问出了什么事吗?”

    “什么事都没空!”

    “我把你车子开得一个轮子下沟了。”

    “报保险,叫拖车。”

    “你听我说完行吗?你呼吸怎么这么重?”牛力帆问着,“车门路边的围栏撞开了,那个盒子,丢到臭水沟里了。”

    “爱掉哪掉哪。现在我要陪老婆睡觉了。”宗晟就这么挂了电话,还关了手机。

    我拉好身上睡裙问道:“这样没事吗?”

    “那个转轴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还有天师印的盒子,那盒子掉下去,就看哪天被人捡起来了。就算被捡到了又怎么样?沈继恩永生永世都只能在那里面转着了。”

    “那有没有可能,有人弄坏了那盒子,让他出来了呢?”

    “真有哪天,就算我们命中注定要死好了。再来一次!”

    “不要,你干嘛?”

    “反正不进去,你放松点就行。”

    一整夜的折腾,才刚开始。

    宗晟当初在算出我们的孩子出生的准确时间之后,是做过布局,让我们的孩子推迟几天出生的。但是很不凑巧,我妈在我快生的那几天,还是过来看我准备的东西。偏偏她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动了宗晟布局的东西,我们的孩子还在在七月十四鬼节的那天晚上出生了。

    助产士把孩子从我肚子里抱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咦,这孩子的眼睛,怎么是红色的。让医生过来看看。”

    就这样,我这个鬼节出生的,鬼胎的儿子,一生下来就是一双血瞳。不过也不是很明显,一般看上去就是正常的眼珠子,只是有些时候,会觉得孩子的眼珠子是红色的而已。

    孩子小的时候,经常哭,有时候,也会自己笑。还会自己做一些很怪异的举动。

    宗晟跟我说,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有鬼眼了。他身边甚至还有几个鬼朋友。至于那鬼朋友,宗晟没有赶走他们,他说那些鬼朋友可以保护孩子。其中一个是一条蛇灵,很小的,红色的,跟我之前不小心踩死的那条很像。

    孩子满月的时候,奶奶在老家给我们举行了很隆重的双喜酒,流水席都吃了三天。整个村子都请到了。当然,红包也没少收。

    孩子终于百日了,胖乎乎的,总爱笑。我偶尔也能看到那有时在他脖子上,有时在他手臂上的红色的小蛇灵。

    在孩子百日宴的第二天,也是优品二期正式开盘的日子,宗晟穿着整齐的西装,站在玻璃屋前做着活动,我抱着孩子看着帅气无比的宗晟,对着他笑。

    因为是这样正式的活动,我也穿着高跟鞋和套装,我妈也跟着我,带着孩子。

    活动还没有结束,大家都还在玻璃屋前的平台上,我悄悄走进了玻璃屋里的卫生间。只是没有想到,在我正要把门关上的时候,一只大手压住了门板。我惊讶地回头一看,就看到了宗晟就站在我面前,扯开了脖子上的领带,

    “喂!外面还有活动。”

    他吻了上来。

    血味!吻里带着血味!完了!他今天是不会放过我的。他是鬼胎,他会被血味刺激。那些鲜血的味道对于他来说,就是顶级无副作用的药。

    他说道:“,我已经预定好了海边别墅酒店。一会活动结束就出发。我们有好几天的时间好好让你的身体再次熟悉我。”

    这种事情上,他很体贴,但是同时也不会让我有提意见的时候。很矛盾,却没有办法反抗。

    我看着镜子中是自己,想到了我们一开始的见面方式。他就是在镜子中,抚摸我的身体,在镜子中吻我。

    (全文结束)

    完本感言:

    亲们,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陪伴,因为有你,这个故事才会有今天。

    宗晟和优璇终于在一起了,他们的孩子也平安出生了。这一场被人设计了阴谋也终于落幕了。他们的孩子长大以后,也许会有更多的故事。所以我加入了孩子的血瞳和那些蛇灵。

    金子鞠躬,再次感谢大家的一路相陪。

    关于新文,因为版权的关系,我会离开磨铁。我很喜欢磨铁,这是一家很人性化的公司。他们给了我这个展示故事的平台,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很喜欢在磨铁认识的编辑和写手。有一些写手,我们早已经成为了朋友。在磨铁也有很多我喜欢的大神。新文方面的消息请看我的微博宣传。

    这次离开磨铁很无奈,版权谈不妥,也没办法。

    不过还是祝磨铁,越来越好。也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磨铁。

    关于磨铁币。从现在开始计算,大家把剩下的磨铁币给我打赏,并在书评或者回应跟我说一声,我记下你的ID,到了新的网站会换成等额的币再还给大家的。大家的ID最好跟磨铁的差不多,这样方便我找人,看着ID返还。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谢谢磨铁,我爱你们。大家晚安。新文里见。

章节目录

我的鬼胎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金子就是钞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子就是钞票并收藏我的鬼胎老公。

顶部